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首页 首页 > 生活 > 探险 >

朱雨辰妈妈事件刷屏:父母的控制欲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灾难

探险 时间:2018-07-19 浏览:
作者:鹿角妈妈 来源:女儿派(nverpai) 朱雨辰一名演员。 戏红人不红演过《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近几年不温不火。 (左一)朱雨辰 这两天却因为

朱雨辰妈妈事件刷屏:父母的控制欲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灾难


朱雨辰一名演员。
戏红人不红演过《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近几年不温不火。

朱雨辰妈妈事件刷屏:父母的控制欲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灾难


(左一)朱雨辰
这两天却因为他妈妈上了热搜火了一把。
朱雨辰今年39岁了依旧单身有人说“看了节目之后深深觉得他的妈妈是凭实力让他单身的啊!”
为啥呢?
因为那密不透风的控制和让人窒息的爱。
朱雨辰妈妈说:“他的每一段感情我都知道我都会去干扰。”

朱雨辰妈妈事件刷屏:父母的控制欲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灾难


不仅如此还有很多令人不寒而栗的细节:
朱雨辰的妈妈每天都会给他榨果汁一天两瓶必须喝完晚上要把空瓶带回家证明他喝完了;
不让他做饭不让他在外面吃饭拍戏时跟着儿子跑剧组儿子在哪儿她在哪儿;
不让他接古装戏和武打戏因为她不想看到儿子被别人打;
她不仅会看朱雨辰发的微博全面监控孩子的一言一行还会大段大段的抄在本子上儿子不发微博就会催促甚至威胁“你要不写我就抄你博客去!”
....
朱雨辰就这样活了39年他想过反抗他觉得妈妈的爱太重了甚至跟她妈大吵“你这样会把我搞死!”
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而她妈妈都不知道自己在控制孩子她只知道她太爱儿子了。
连她自己都说:“我完全没有自我我是用整个生命去对待我的儿子的。”

朱雨辰妈妈事件刷屏:父母的控制欲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灾难


就是这种无微不至无孔不入控制欲爆棚的爱导致了朱雨辰遇事隐忍对待爱情消极妥协生活状态低迷脸上终日带着一副找不到方向的挫败感......
而且朱雨辰姐姐觉得自己做不到母亲那样“我负不了这个责任”如今40多岁迟迟不敢迈出婚姻这一步陷入了恐婚的状态。
你会发现父母的控制欲太强子女们过得都不会太好。
朱雨辰的妈妈将自己的人生与孩子的人生捆绑在一起控制孩子沿着自己设计好的轨道前行强迫孩子与自己共生。
试想你替孩子活人生那孩子呢?他活什么呢?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做过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儿童时期被父母过多限制行为、干涉隐私的人长大后独立性较差依赖性较强幸福指数较低。
研究人员还表示父母对孩子的控制欲太强产生的负面影响堪比丧亲!
父母把控制欲这只隐形的手伸向哪里孩子一生都将在哪里体验痛苦。

朱雨辰妈妈事件刷屏:父母的控制欲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灾难


最近一位父亲因为一项闻所未闻的罪名入了狱。
什么罪名呢?
“连续13个小时逼迫自己的女儿吃蔬菜。”
听起来特别荒诞。

朱雨辰妈妈事件刷屏:父母的控制欲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灾难


图片来源:国外FUN88网站
据报道这位父亲来自加拿大魁北克省晚饭期间他让8岁女儿吃光盘子里的蔬菜可是她根本不喜欢吃。
父亲怒了规定她:不吃完蔬菜不许离开餐桌。
小女孩也倔就是不吃就这样两人足足对峙了13个小时!
期间小女孩冻的浑身发抖尿湿了裤子发起了低烧这位父亲也不许她离开餐桌半步。
“必须吃完不吃完不准睡觉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
终于她撑不住了开始逼着自己吃掉那些“令人讨厌的东西”也许是蔬菜的气味难忍也许是一夜的斗争难耐小女孩开始剧烈地呕吐。
见此状这位父亲才允许她上厕所洗澡休息。
不过这还没罢休更可怕的来了。
这位父亲看到盘子里的蔬菜还有残余。命令她:“等你醒了接着吃!”
第二天女孩母亲知道后一怒之下把他告上了法庭最终这位父亲被判非法监禁虐待儿童罪入狱四个月。
调查之后人们发现这位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精英人士高学历加持之前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但是却有着变态的控制欲。
这个世上不知有多少父母以爱之名控制着孩子;不知有多少父母用“我爱你所以你要听我的”这种理由支配着孩子的生活。
而父母的控制欲正是一个家庭大的灾难

朱雨辰妈妈事件刷屏:父母的控制欲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灾难


2011年发生了一件震惊社会的事件
一位叫詹妮弗的华裔女孩雇了三个人夜间潜入她家企图谋杀自己的父母。
母亲当场死亡父亲所幸逃过一劫。而她在现场扮演了无助的目击者还拨打911报了警。

朱雨辰妈妈事件刷屏:父母的控制欲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灾难


詹妮弗
詹妮弗从小是同学眼中的佼佼者邻居眼中的乖乖女全家人的骄傲。
父母希望她出人头地一直对她要求很高目标计划早就定下不允许“失败”不允许让他们失望。
她也不负众望从小多才多艺成绩优秀清一色的全A。
不过在小学那年她在手臂上开始出现了一道道刀割的痕迹。

朱雨辰妈妈事件刷屏:父母的控制欲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灾难


詹妮弗的父母和所居住的房子
到高中时她的成绩开始走下坡路还谈起了恋爱她知道如果父母知道这件事绝对不会饶过她于是她开始伪造成绩单让父母觉得一切都还在正轨。
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来圆。
于是她谎称自己被瑞尔森大学录取了实际上没一个学校要她;每天出门假装去了大学实际上去了图书馆。
不知实情的父母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严格。
“上大学”之后不准化妆不准谈恋爱不准和朋友外出不准参加party不准在上除专业课之外的所有兴趣课。
可谎言终有被戳穿的那一天她不得不父母坦白这一切。
父母怒不可遏没收了她的手机电脑禁止她和男朋友来往查她聊天记录跟踪车上的里程数完完全全监控她的生活。
她说“家就像个监狱。”
很多子女面对父母的控制要么忍气吞声言听计从要么奋起反抗脱离掌控。
可詹妮弗一边忍受着父母的管制不敢离开家不敢独立生活。一边积累着对父母的怨气无法消解各种情绪掺杂在一起内心越来越分裂。
“我感觉自己就像轮子上的仓鼠总是在忙于满足完全由他们决定、也总是无法达成的各种期待。”
几个月后在男朋友丹尼尔的撺掇下她坚信了一个事实:没有父母生活会更好。
最终一场悲剧发生了。
案件经过4年的调查10个月的审理才真相大白。2015年詹妮弗和她男友以一级谋杀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詹尼佛的弟弟患了抑郁症远离了家乡父亲每天生活在痛苦之中生不如死
“当我失去了妻子的时候我也就没有了女儿我已经没有家了有人说我能活下来是幸运的但我觉得我已经死了.....”
心理学家李雪说:“一个身体只能承受一个灵魂如果父母的控制密不透风孩子实际上已经精神死亡。”
父母用无法倒流的时间甚至是仅此一次的宝贵生命为他们的控制欲“买单”。
一个家庭就这样走上了悲剧的路途再也无法回头。